如何在 COVID-19 期間應對悲痛

在這段許多人突然痛失親友的時期,一名專家在此为您提供如何在疫情期間有效安慰他人並處理自身悲痛情緒的建議。

Woman coping with grief or loss.

紐約州在 COVID-19 疫情期間受到的打擊尤為嚴重,根據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資料,截至 5 月中旬,紐約州有超過 336,000 例確診病例、近 75,000 人次住院治療、超過 27,000 人死亡。

親朋好友的離去總是令我們痛苦萬分,而在 COVID 疫情期間則更為艱難。感染冠狀病毒而離我們而去的死者,時常離開得十分突然,而家則人為了防止感染傳播而無法陪伴在摯親身邊。這樣的分離只會讓留下的親人更加悲痛和難過。

Katherine Shear 博士是 Columbia University School of Social Work Center for Complicated Grief(複雜性悲痛中心)創始主任,也是Marion E. Kenworthy 精神病學教授,她的職業生涯致力於研究和治療喪親之痛。她說: 幫助處於悲痛之中的人的最好方法之一,是給他們一個說話的機會。

Shear 博士說:「當我們承受許多情感上的痛苦時,找人傾訴對大部分人來說都是個有幫助的方法。与人這種痛苦是很艱難做到的;分享者們需要與傾聽者建立心理聯繫,分享需要感受到情緒的安全感,比如說,我們會希望傾聽者在意、感興趣,並且想聽我們要說的話。」

Shear 博士同時指出,純粹的去聆聽一個人表達情感上的痛苦也是很困難的。

她說:「大多數人有關懷他人的天性,讓我們想去安撫他人,驅走他們的痛苦。但是,當一個人正在因為親近之人的離去而悲痛時,我們是無法徹底驅走這種痛苦的。我們能做的只有傾聽、分擔這種人性的悲傷情緒。」

Dr. M. Katherine Shear, expert on coping with grief during COVID-19.

Dr. M. Katherine Shear

由於傳統的儀式,如追悼會、服喪和葬禮等幫助生者告別的儀式的禁止,也增加了因冠狀病毒而失去親人的人的情感困境。Shear 博士說,我們仍可通過陪伴、表明我們對他們的關心、表明想要陪伴他們的意願與興趣、傾聽他們想說的話、分享逝者的故事來安慰他們。

她說:「我們的許多安慰的方式都是非言語的」,但這需要某些程度的肢體互動。「這在 COVID 疫情期間尤其困難。但是,[藉助視訊聊天]這並非不可能。我們需要盡最大能力清空大腦和心中憤怒、愧疚、焦慮的情緒,然後,盡可能並以任何我們可以做到的方式,嘗試想出有創意的方法來陪們正承受喪親之痛的朋友與家人。」

Health Matters 請 Shear 博士為突然失去親人並身處悲痛之中的人們提供一些建議。

知道你的感受是正當的。悲痛是淩亂的,是對失去親友的自然反應。感受悲痛的方式沒有對錯之分。這其中當然有一些共通點,但我們每個人對失去的反應都是不同的,對於我們所失去的每個人也是不同的。通常來說,悲痛開始時是劇烈的,伴隨強烈的情緒、胡思亂想、生理反應和行為,這時必須專注於尊重、關心和在心靈上貼近喪親者。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適應了這種親人離去的感覺,接受了現實,恢復了我們的健康狀態,悲痛已經被消化,在我們的生活中找到了一席之地。

親友驟逝是令人震驚且難以消化的。在痛苦地失去親友之後,我們很容易去想像原本可以如何避免事情發生。幾乎每個人都會這樣做。在艱難的情況下,如同現在因 COVID-19 而突然離世的病患,摯親時,我們便更容易陷入思想的漩渦,想像所有其他可能的情景。這被稱為「脫軌」,因為這樣做可能使適應性的治癒過程偏離正軌。

利用寧靜祈禱的原則。你需要接受無法改變的事實;這意味著接受死亡,還有疫情存在的事實及其後果。你也需要勇氣、創造力和毅力來改變你能做的事情。這代表你必須找到方法恢復你的健康與快樂,並應對疫情的影響,這包括三個基本部分:1) 根據重要的個人價值觀或堅守的興趣來行事;2) 感覺有能力面對和迎接生活中的重要挑戰,和 3) 感覺在世界中有歸屬感和重要性。

小心可能會讓治癒過程脫軌的想法。如果這些想法在你的腦中占據太多空間,那麼某些自然的想法、感受或行為可能在急劇悲傷期間讓治癒過程脫軌。這些想法包括不承認死亡;自責、愧疚、憤怒或羞愧;想像事情可能發展的不同方向;失去對自己或他人的信心;過分避免提醒你喪親之痛的事物;極端的社交隔離。

不要讓愧疚壓垮你。你很可能出現倖存者愧疚感。這是非常自然的,但在生活繼續時,你必須要注意並小心,盡量不要讓這種情緒占據主導並影響你的選擇。換句話說,你需要允許自己再次在生活中享受樂趣和獲得滿足感。這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只是盡量不要排斥正面的情緒並細細品味。

Additional Resources

Katherine Shear, M.D. Columbia School of Social Work 複雜性悲痛中心創始主任和精神病學 Marion E. Kenworthy 教授。Shear 博士是一位臨床研究者,她最早從事焦慮和憂鬱症的研究。在過去的二十年裡,她一直專注於理解和治療那些經歷持續、強烈悲痛的人。她開發並測試了複雜性悲痛療法 (CGT),這是一種有針對性的短期干預措施,並在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資助的三項大型研究中證實了其有效性。CGT 以個人優勢為基礎,專注於培養對失去親友的適應能力。Shear 博士因其在喪親撫慰領域的工作得到了廣泛的認可,包括 Association for Death Education and Counseling 的研究和臨床獎項,並受邀為《UpToDate》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撰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