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fore and after photographs of NewYork-Presbyterian's field hospital.

動員治療 COVID-19 患者:野戰醫院誕生

退伍軍人響應號召,幫助 紐約-長老會患者。

紐約-長老會計劃在哥倫比亞大學貝克運動場 (Baker Field) 的「氣泡」體育場內為 COVID-19 患者建一座野戰醫院,但僅在 10 天前這還只是計劃而已。然後,紐約-長老會/哥倫比亞大學歐文醫學中心的首席營運官Laureen Hill 博士通過一位朋友聯絡到了退役陸軍上校和急診醫學醫師(Melissa “Missy” Givens)博士。

Hill 博士曾經在越南「嚴酷」的環境下執業,有處理大規模傷亡的經驗,她概述了醫院面臨的挑戰。由於 哥倫比亞大學的幫助,他們找到了建造野戰醫院的場地,但他們沒有醫療基礎設施或醫療專業人員到此工作。Givens 博士告訴 Hill:“我可以解決人員問題。如果你有場地,那麼我可找到人。”

Givens 博士召集了部隊,只在幾天內就有數百名退伍軍人響應號召前來服務。本週,Ryan Larkin 野戰醫院將開始治療 COVID-19 患者。該野戰醫院位於 218th街,鄰近曼哈頓北部的 紐約-長老會艾倫醫院,將有能力治療逾 216 名輕中度症狀的患者。

Hill 博士說:“開始時這只是一個想法,因為我們看到醫院為應對此次危機應接不暇。不到一週的時間,我們就從想法進展到了執行階段。”

為了給野戰醫院招募工作人員,Givens 博士聯絡到了一群特種作戰退伍軍人。現在,將近 200 名來自全國各地和軍種的醫療及支援退伍軍人已接受了 紐約-長老會的訓練和認證,可以開始治療患者。

Hill 博士說:“他們來到校園裡,在 Givens 博士的指導下接受上崗培訓,學習醫療照護計劃。她在管理野戰醫院方面有丰富經驗。”

在此次非同尋常的合作下,該野戰醫院將主要由前軍隊醫師、護士和支援人員組成。希爾博士說:“我們將在兩個醫院均補充我們自己的員工,並提供醫療監督和協作。”

第二所野戰醫院的規模較小,提供 47 個重症護理和過渡監護病床,是維維安和西摩·米爾斯坦家庭心臟中心(Vivian and Seymour Milstein Family Heart Center) 一處經改造的活動場地,將在 Riverview Terrace 建立,位於 173 Fort Washington Ave., 紐約-長老會/哥倫比亞大學歐文醫學中心。

Hill 博士說:“我們認為這兩所醫院可互相補充。這正是我們所設想的方式,為不斷進入我們醫院和急診室的患者提供醫療照護。”

Givens 博士以及作為營運護士長的 Kate Kemplin(執業護士博士、註冊護士),將監督一隻包含醫師、護士、醫療人員、環境及交通人員和其他支援服務人員的團隊。

Givens 博士說:“這是軍人們應該做的事。原本這些資源將被浪費。但這所醫院提供了一次僱用這些人的機會,改變了退伍軍醫的生活模式。”

Kemplin 補充說:“這是一次展示特種作戰醫療人員優秀臨床專長的好機會,因為在民間醫療界中,人們真的不瞭解他們的技能和敏銳度。”

該醫院在星期二收治了首批六名 COVID 患者,而該團隊也進行了演習,以跟上 紐約-長老會系統的救治速度。預計一週內將再收治 75 名到 100 名患者。Riverview Terrace 的醫院也收治了少量病症更嚴重的患者。

紐約-長老會艾倫醫院 首席營運官 Paul Dunphey 說:“我們想先收治少量患者,再慢慢提高數量,以確保我們從各院區向野戰醫院轉移患者的流程沒有問題並且安全。該野戰醫院使我們的容量增加,可治療嚴重程度較低的 COVID 陽性患者,從而增加我們其他醫院院區的 ICU 容量。”

該項目的組建速度令人稱奇。紐約-長老會設施和不動產集團資深副總裁 Joe Ienuso 說:“大約一週前,這塊場地還是足球場。”現在,90,000 平方英尺的場地配備了保護性地板,還裝備了電力設備、輸氧口、管道和其他重要設備。

該野戰醫院以獲得榮譽勳章的海豹部隊軍人 Ryan F. Larkin (1987–2017) 命名,他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服役。Kemplin 說:“認識 Ryan 的每個人都說他是一個非常有愛心的人。如果他今天還活著,那麼他一定會搭起一個帳篷來治療患者。”

Ienuso 說:“這全部工作真的是令 紐約-長老會傾其所有。我們始終以服務社區為先,而這正是極好的例證。”

Hill 醫生補充說:“當你把將勇氣、無私和服務奉為生活方式的兩組專業人士召集在一起時,‘非凡’就此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