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ies of Science, Care & Wellness
Close Menu

The Emerging Link Between Obesity and COVID-19 – Chinese

新的研究表明,COVID-19 在肥胖族群(包括年輕人)中可能出現更嚴重的病程。

在美國努力控制新冠疫情的同時,科學家和研究員也在儘快找出有關該病毒的所有資訊,以及最易感染的族群。NewYork-Presbyterian/Weill Cornell Medical Center 和 Weill Cornell Medicine 的研究員表示,新的證據表明,肥胖是 COVID-19 的一個風險因素。研究還表明,肥胖的年輕人,無論是否有其他健康問題,都有很高的風險。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於 4 月 17 日發表資料,記錄了 3 月 3 日至 3 月 27 日 NewYork-Presbyterian/Weill Cornell Medical Center 和 NewYork-Presbyterian Lower Manhattan Hospital 連續收治的前 393 名 COVID-19 病人。體重指數為 30 或以上即定義為肥胖,其中有 136 名病人屬於這一類。

NewYork-Presbyterian/Weill Cornell Medical Center 普通內科主任、該報告的資深作者 Dr. Monika Safford博士稱:「我們開始對病人進行該登記,以便我們能夠幫忙解答一些一線醫療工作者正在努力解決的棘手問題。我們的目標是用資料告訴醫師哪些類型的病人可能不容易好轉。如果沒有醫師、研究員和 Weill Cornell Medicine 醫學生們的協作,這項工作就不可能完成。」

Health Matters(《健康問題》)對 Safford 博士進行了採訪,以瞭解這項研究對於病人和公眾的意義。

這項研究的意義是什麼?
初步資料證實了許多醫師和一線工作人員的說法,即,他們的許多病情嚴重的 COVID-19 病人都屬肥胖族群。在我們彙集的資料中,相當驚人的是,65 歲以下族群的肥胖患病率似乎最高:在被研究的病人中,65 歲以下的人近乎有一半是肥胖的。我們也看到高血壓和冠狀動脈疾病等心血管疾病也是危險因素。那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這是個需要更多努力才能解答的難題。

Dr. Monika Safford

這些資料讓您驚訝的地方是什麼?
年輕人的數量之多,令人驚訝。大約一個月前,各種媒體發出的消息是,這種病毒主要困擾 65 歲及以上的人,但我們發現,這類人群不是唯一的危險人群。

為什麼肥胖會加重 COVID-19 病情?
我們尚未得到所有的答案,但是有幾個因素需要考慮。我們正在研究的一個領域是,這些病人是否患有通常與肥胖有關的疾病,如高血壓、糖尿病或心血管疾病。但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肥胖年輕人陷入危險,這個事實令人費解,所以也可能與遺傳因素有關。這只是一種推測,但當您看到原本健康的人患上如此嚴重的疾病時,您就會懷疑是否有某種基因特徵會將某些病人置於高風險之中。

炎症是另一個重要因素。肥胖是一種促炎症的狀態,體內的炎症會改變免疫系統。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原本健康的肥胖病人的冠狀病毒感染情況會比其他人更嚴重。

在這些更嚴重的病例中,免疫系統發生了什麼?
我們的免疫系統非常複雜,涉及數百種因素——尤其是當身體在對抗感染的時候。在感染 COVID-19 時,一些病人的免疫系統會超負荷運轉,基本上出現紊亂。這種現象稱為「細胞因子風暴」,它會過量生產被稱為細胞因子的啟动化合物,是非常非常致命的。大多數病人都需要插管,這使得事情更加複雜。所以,冠狀病毒似乎正在觸發一些人的免疫系統,結果並不是美好的通力合作,而是完全的風暴,身體的一切都會失去控制。例如,在我們研究的 393 名病人中,有 15% 的病人儘管沒有腎臟病史,也要因為腎功能下降而接受透析治療,這說明這種免疫啟动對身體造成了怎樣的嚴重破壞,這非常難處理。

這些發現對病人照護有何影響?
它們對病人照護有很大的影響;它們正在幫助我們找出哪些病人可能情況最差,需要最密切的監測。這反過來又能幫助一線醫療工作者做出至關重要的決定。

我們還實施了一項策略,必要時讓插管病人俯臥,讓他們趴著,因為這會改變肺部的運動,減輕壓力,增加血液流動。其他國家的報告已經證明這種方法對肥胖病人非常有效。在美國,大多數加護病房還沒有例行讓病人俯臥,但是現在由于COVID-19大家都开始 這麼做,因為這很有用。

其他研究發現是什麼?
在肥胖方面,美國的研究結果是相當一致的。我們還在繼續密切關注來自中國、韓國、西班牙和義大利等國家的資料。然而,這些國家都不像美國那樣普遍存在肥胖問題。所以,我們是否會有更高的死亡率的部分原因是我們的肥胖患病率更高的这一事情仍有待觀察,。

這項研究有什麼局限性嗎?
我們無法在這份報告中納入死亡率和結果,因為很多插管病人仍在長期使用呼吸機。普遍是三週。我們登記的許多病人仍在使用呼吸機,我們不知道他們的最終結果會是什麼。

有擴大這項研究的計畫嗎?
當然有。我們還在繼續登記更多病人,目前登記的有 4000 多名病人,我們正在與 NewYork-Presbyterian/Columbia University Irving Medical Center 討論如何與他們合作進行分析。哥倫比亞大學的一個大型團隊也和醫學生們一起做了大量的圖表提取工作,他們使用的工具與我們的相同,這將促進合作。

我們還將完成另一項分析,以幫助醫師根據資料找出最危險的病人並做出相應的決定。病情可能最嚴重、需要最密切監測的病人可以给予我們一些做相关決定的启示或指引,比如誰需要連續脈搏血氧計(測量氧氣和心率)。

我們能從這些資料中學到什麼?
還需要更多的研究。有一個很大的醫師研究員小組對向全國其他地區的相關知識非常感興趣,所以這只是一個開始。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更多的研究出來。

如需查看論文和完整的作者清單,參見此處

Monika M. Safford,醫學博士Division of General Internal Medicine at NewYork-Presbyterian/Weill Cornell Medical Center Weill Cornell Medicine 主任,臨床研究員,以對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健康差異之以病人為中心的研究而聞名。她已在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美國醫學會雜誌》)、Diabetes Care(《糖尿病護理》)、Circulation(《迴圈》)和 American Journal of Cardiology(《美國心臟病學雜誌》)等醫學期刊上發表研究論文 400 餘篇。